489 次瀏覽

「斷牙斷手都不算什麼!」-BMX國手游家毓 挑戰人生的無限可能

從事較為冷門的BMX小輪車運動,在國內的形象與資源上自然較居劣勢,但BMX依然是游家毓的最大享受,到底,這項運動有什麼樣的魅力,能讓游家毓樂此不彼?在他退役後,又如何與自己的事業做出結合?

(圖片來源:攝影師鄭廣煇Grey、選手游家毓)

「剛接觸自行車不久,在電視上看到能夠飛(跳)到空中的特技自行車,就覺得好帥,我也想要!」小時候的單純念頭,其實就是游家毓投入BMX領域的關鍵契機。

BMX越野自行車,又稱小輪車,是一種由越野摩托車演變而來的自行車極限運動,分成在特殊賽道上進行的「越野競速」,以及重視招式技巧的「free style競技」兩種,兩者也分別在2008年、2020年進入夏季奧林匹克運動會,成為奧運的正式比賽項目。

BMX小輪車重量約10公斤,車體和一般自行車最大的不同在於沒有煞車,而且為了方便展現招式,坐墊都調得很低,在比賽過程選手也幾乎都是站著、不會坐下,除此之外,手把也比較寬,更方便選手操作、耍花招。

接過許多電視廣告,跟五月天、阿妹、王力宏等藝人合作拍攝、表演做過BMX演出,游家毓其實很年輕就走出自己的一片天。5歲就開始騎自行車,10歲就嘗試踏入登山、越野等不同的自行車領域;他笑說,自己幾乎把所有短程自行車運動都嘗試過了,會選擇BMX,是因為他想要玩特技相關的自行車。18歲正式買給自己第一台特技自行車並與朋友相約到極限運動場練習,才有機會認識到「亞洲車神」廖武雄教練,並在他的栽培下,短短3年不到就成為國家代表選手出國比賽。

與「亞洲車神」廖武雄教練(右)合影(圖片來源:選手游家毓)

本篇文章有三大重點:

1. 受過傷、牙齒斷卻不喊痛,一腳踏入BMX特技單車的游家毓,怎麼堅持走完的呢?家人支持,「亞洲車神」廖武雄提拔,讓他發現勇敢是人生路上最好的老師。

2. 什麼是特技,什麼是極限運動,兩者有何不同?兩者又個在追求什麼?游家毓對自己在BMX上又有何追求呢?

3.從極限運動轉到職場跑道,曾因為挫折一度想放棄運動這行,知道在職場不需要花式大招,游家毓是如何扛住壓力,一路做到法國連鎖運動營運經理,關鍵轉化的動力又是什麼?

(圖片來源:攝影師鄭廣煇Grey、選手游家毓)

「要玩,就不要玩輸人,如果連玩都輸人家,那你還剩下什麼?」大學老師的話,深深影響著游家毓。

游家毓認為,因為自己從小騎車,培養出不錯的車感,才能這麼快就成為國手,並有幸參加兩次國際級比賽。不過他也笑說,剛好參加的一次亞洲盃比賽是在臺灣舉辦,所以就少了一次出國比賽的機會。回顧自己與BMX小輪車運動的歷史,游家毓說,因為喜歡這個運動,所以一直會玩耍、邊玩邊學習,在過程中得知有比賽,去參加後有達到成績、獲得成就感,就會更加喜歡這個運動。

關於自己身為國家代表選手時的訓練課程,游家毓說每天早上會進行80公里的公路訓練,而這雖然對於公路車選手來說可能只是小菜一疊,但對以短程爆發力為主的BMX選手來說已經是非常大量的訓練了。到了下午就會進行BMX技術訓練,晚上還要持續進行重量訓練,因為要成功展現特技,對身體的力量其實是有滿大的需求,尤其是滯空作招的時候很看重核心肌群。

「動作非常多,花招永無止盡,還可以自創招式!」對游家毓來說,這就是BMX運動的迷人之處。

(圖片來源:攝影師鄭廣煇Grey、選手游家毓)

談到BMX小輪車著名的越野競速賽,游家毓說在運動開始的當下幾乎可以說是沒有規則,就是八位選手在特殊製作的越野賽道上衝刺、飛躍,看誰最先抵達終點,而整個場地的長度大約也只有400、500公尺,一局競賽不到一分鐘就會結束;如果出發之後能夠得到領先地位,很可能就會保持領先,不過游家毓也說,賽道上各種事情都可能發生,要是在飛越土坡的過程不小心重心不穩、跌倒摔車,那很可能就會被其他選手追過,更慘的話還會受傷。

除了越野競速之外,臺灣其實比較多人在玩「free style競技」,而又可以依照場地的類型與招式風格來區分,除了公園、街頭之外,還有自行車不會飛的平地花式,雖然較少跳高飛躍的動作,但在狹小的平坦空間就可以展現特技,花招動作十分多樣。

談到臺灣的BMX小輪車產業,游家毓說,可能是因為市場太小,其實一般腳踏車店是很難看到BMX小輪車的,如果真的想擁有,可能還是要從網路尋求購買的管道。不過可能也是因為資源的匱乏,游家毓提到,很多極限運動員都很樂意分享教學、甚至自發錄製教學影片,讓更多人可以了解這項運動。「不過也是因為BMX夠冷門,所以很特別,在交際的場合很容易讓給人留下印象!」游家毓笑說。

國外因為極限運動的風氣比起臺灣盛行,相關的公園場地也比較多,BMX等運動的發展較為熱絡,相較來說臺灣則是處處受限,游家毓說,根據教練的敘述,過去BMX的愛好者們會聚在一起鑽研技巧,但由於場地限制,很多時候就會在公園、街頭練招,但在公共空間從事極限運動卻可能會與市民引發衝突,並讓這樣的運動染上糾眾滋事的色彩,後來更因為對小輪車的法律限制而讓BMX運動一度消失。儘管如此,游家毓說,臺灣的BMX產業在亞洲的排名還是算前面的。

(圖片來源:攝影師鄭廣煇Grey、選手游家毓)

「其實運動的危險不是在於運動本身,而是在於運動員夠不夠專注。」從事極限運動,游家毓最常被人問到安全性的問題。「其實關鍵還是自己的心態,慎重看待自己的運動項目,就能將風險降到最低。」

游家毓說,其實家人一直反對他從事BMX運動,自己之前在外地讀書時,如果練車受傷,就會避不回家直到痊癒,因為不希望讓家人看到傷勢而擔心。不過他也認為,做任何事不能因噎廢食,從事極限運動,失敗、受傷都在所難免,只要做好充足的安全準備,並專注在運動的當下,就能夠降低意外發生的情況。

談到曾經遭遇過的挫折,游家毓說,受過傷、牙齒斷、手也因為脫臼韌帶斷裂,但印象最深的是第一次受傷,傷的是右手腕;當時因為姿勢不對導致骨頭裂開,不過在受傷的當下他的內心卻是開心的,因為受傷向來都是前輩們的專利,沒想到自己現在也成長到足夠厲害、可以受傷的等級了。

而第二次比較嚴重的受傷是右手肩膀脫臼、韌帶斷裂,後來還要開刀治療,這次傷勢還較上次更為嚴重,游家毓笑說,看著眾人將他送上救護車,目送他就醫的過程,感覺自己的技術好像又更比起上次更加進步了。

「BMX要玩得好最重要的就是判決要果斷,不要猶豫;跳到空中的時候沒有時間可以讓人遲疑。」游家毓在廣播中大方分享關於BMX運動的技巧關鍵。

游家毓說,之前有一個從高處往下跳的動作一直學不會,原因是當時很害怕失敗、害怕跌倒,後來向教練請教,沒想到教練教導的方式居然是幾乎不給任何思考的時間,直接把他從高處推下去,結果因為身體的動作反應沒有受到思緒延遲,反而一瞬間就完成了高難度動作。

「特技跟極限運動不一樣,特技是絕不容許失誤的,但極限運動則是要在失誤跟失控的邊緣尋求刺激。」游家毓道出對極限運動的體悟跟觀察。「為失敗的人打氣,為他努力的過程鼓勵,這也是極限運動中很重要的精神。」

提到自己印象最深的一次出國經驗,游家毓說,是參加韓國的亞洲盃極限錦標賽;當時比賽地點是在春川的體育園區,還沒輪到他上場,就已經有4位選手受傷送醫,對他來說是個震撼教育。游家毓說,極限運動場的氛圍很熱情,再加上自己平時練習時沒有什麼觀眾,但比賽一站上去,被眾人圍觀喝采的感覺,就會讓人更熱血沸騰、更想去挑戰自己的極限。

(圖片來源:攝影師鄭廣煇Grey、選手游家毓)

「我常常想,會不會沒有了腳踏車之後,我就什麼都不會?」也許是從事BMX運動的影響,培養出游家毓勇敢嘗試未知事物的心,讓他意外的在生涯上找到新的可能性。

退役後的游家毓,離開選手身分一開始有點不適應,因為在賽場上是風光人物,享受觀眾的掌聲與喝采,但一離開賽道、卸下戰袍,就好像沒有人認識自己一樣。由於喜歡思考,踏入職場後的游家毓,一開始從事腳踏車相關的工作,從維修、組裝、銷售到帶團都難不倒他,後來更因緣際會轉換跑道,從事運動業務工作。

游家毓提到,自己曾經對於生涯規劃感到迷惘,想過要不要離開運動產業,完全投身未知的新領域挑戰,但有老師建議他:「如果真心喜歡體育的話,不用強迫自己脫離體育產業,不然過去的努力不也都白費了嗎?」這讓他想通,同樣是運動產業這塊大領域,其實相關的工作類型還是有很多,也才開始累積晉升管理階層的動力與企圖心。

一日運動人、終身運動人,現在34歲的游家毓,是法國連鎖運動用品公司的營運經理,他勉勵還在運動場上奮鬥的選手們:「如果在某一個運動領域中得到了一定的成績,勢必要思考什麼時候要從選手身分退休,什麼時候要踏入社會,但不要被自己的經歷綁住,勇敢嘗試,努力學習,一定可以將體育的背景歷練,轉化為推進自己向前的動力。」

圖片來源:游家毓、全國廣播FM106-空中荃運會、攝影師鄭廣煇Grey

【採訪撰文:運動員生涯規劃師曾荃鈺、全國廣播FM106-空中荃運會、、全國廣播記者陳軒北】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訂閱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