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5 次瀏覽

逃家輟學到海外體育碩士 潘啓誠用拳擊追逐自己的奧林匹克夢

運動,幾乎都超乎我們自然的生活狀態,也因此我們才會愛上那些靈動飛躍的身影,那些付出無數的汗水代價,不斷挑戰自我夢想的原型,那些純粹的青春肉體跟背叛人體工學的揮拳弧線,他們咬牙減重、咬牙突破的撞牆期,熬過肌肉纖維的撕裂再修補,因為沒有這些椎心刺骨,就不可能有更快、更高還有更強。

「我希望有一天,我的夢想愈來愈少,而故事愈來愈多。」

(攝影 職人雜誌 趙浩宏)

潘啓誠,一位你或許沒聽過,卻總是會被他單純的眼神、活潑的動作、簡單的話語給感動的屏東拳擊手。

啓誠的自我介紹總是這樣說:

「我叫潘啓誠,今年26歲,在2018年9月啓誠出發去到海外求學,目前在上海體育學院攻讀碩士學位,因為我很愛說話,所以啓下方的口一定要大大的唷!」

跟一般國中生一樣平凡的學習時光,國中林老師因為覺得啓誠能讀書,只要試著靜下心來學習,一定能改善;可惜好動貪玩的啓誠沒有買單這樣的想法,每天課後留下作補強課業,成績不見起色,接著到補習班補習,學習對啓誠來說彷彿是遙遠又不會成真的夢。

「生命中有一條很長很美的路,叫做夢想,還有一堵很高很硬的牆,叫做現實,
翻越那堵牆持續前進叫做堅持,設法推倒那堵牆叫做突破。」

2008年四月,啓誠報名加入學校田徑隊,稚幼且單純的他,卻因教練在走廊上的一句話:「你要參加田徑隊?算了算了,你一定會退出的。」這句話讓啓誠很受傷,卻也因此為了證明自己,毅然決然加入學校僅有的兩個體育隊伍之一的拳擊隊,從此展開他的拳擊追夢之路。

在國中一年級,春暖花開的四月份,啓誠加入了崇文國中拳擊隊,正式成為了一名拳擊運動員,訓練才一週就哭了好幾回,晨出晚歸,日復一日,幸運的是,才四個月左右,身為新生拳手的他盼來了一次比賽的機會,卻也是他永生難忘的一場比賽。

第一回合鐘響前,1分58秒,比數100,因為實力相差懸殊,啓誠硬生生被對手給TKO(技術擊倒)提前結束比賽;盼不到一聲鐘響,三回合的比賽沒有打完,啓誠敗在不夠瞭解規則,用實力硬碰硬猛攻卻白白浪費力氣讓對手拳拳先持得點;誤以為是休息鐘聲響起的啓誠,一抬頭,沒想到比賽就此宣判結束。

這是啓誠印象深刻的第一場比賽,以失敗收場,而且是一拳都沒辦法擊打到對方;啓誠又哭了,他問自己:「這麼努力練習的這段時間,又是為了什麼?」「我難道真如教練說的:我一定會退出嗎?我真的這麼弱嗎?」

因為特別難,所以特別棒

一個體重60公斤的選手,在長、寬6.1公尺的方形擂台上,拳擊手必須在3個3分鐘回合數中不停跳動,膝蓋與腳踝承受著是瞬間近體重二至三倍的重量,PU材質一紅一藍的10盎司拳擊手套在場上飛舞,在毫秒間,拳套劃過眼角,擦出鮮血,必須在0.5秒內判斷對手的揮拳方向,閃躲後進行第二波的攻擊推進,並掌握出拳距離,一記右手直拳250公斤的力道,可不容小覷。

運動,幾乎都超乎我們自然的生活狀態,也因此我們才會愛上那些靈動飛躍的身影,那些付出無數的汗水代價,不斷挑戰自我夢想的原型,那些純粹的青春肉體跟背叛人體工學的揮拳弧線,他們咬牙減重、咬牙突破的撞牆期,熬過肌肉纖維的撕裂再修補,因為沒有這些椎心刺骨,就不可能有更快、更高還有更強。

啓誠就是在這樣的時刻告訴自己,我要變的更強。

至此之後,啓誠以拿下冠軍,當上隊長為目標,按照規律的訓練課表:每天五點不到就起床自主的訓練,每天晨跑30分鐘到學校,接著吃早餐後跟著校隊開啓第一餐到上午9:00,接著上課,午休時間吃飽前後無聊就跑步、跳繩鍛鍊核心穩定,接著下午的校隊訓練後,再慢跑3公里後回家,晚餐後休息一個小時,接著自主的訓練,跑屏東科技大學一圈,維持這樣的狀態整整高中兩年。

這一的他,在縣內比賽,啓誠都拿下冠軍,國中連續四次全國賽也寫下了兩金、一銀、一銅的佳績,甚至在啓誠國中二連霸那年,屏東之光吳寶春先生,剛拿下世界冠軍,頒獎時還親手送上一本簽名書做為鼓勵,啓誠也因此成為國中母校的驕傲。

除了贏,就是輸

有時輸跟贏是一體的兩面,甚至失敗可以學到的,遠比贏多了更多。

連續拿下勝利的啓誠,當時靠著優異的體育成績保送拳擊名校「屏東國立內埔農工」,對啓誠來說感到無比自豪!但這樣的順遂,卻是啓誠晃蕩人生、失去目標、荒腔走板的開始。高一的啓誠因為覺得自己夠強,所以疏於練習,說話嗓門大,動不動就跟人嗆聲,或是站上擂台打架的舉動,讓學弟妹們都望而生畏;嫌訓練無聊,嫌學弟妹不夠厲害,再加上交了女朋友,啓誠的生活作息從翹課週休三日,變成週休五日,各種請假、逃學,成績是一落千丈,甚至連引以自豪的術科拳擊成績,也因為疏於練習,體能下降,屢戰屢敗,啓誠的生活變得既不是學生、也不是運動員,在打工、逃家、網咖、酒精之間留連忘返,彷彿過去輝煌的日子已然不在。

直到有一天,啓誠在酒瓶堆中醒來,突然想到:「我為什麼變成這樣?我要的到底是什麼,我好像想要無拘無束的自由,但是這樣翹課、逃家的自由是我追求的嗎?我想要什麼?我還想要在拳擊運動上拿下什麼呢?」

「我要當國手」

對啓誠來說,他想要重返校園,拿回屬於他自己的東西,用實力拿回來。啓誠找回在體育場上的拚勁,高二開始回歸訓練,在高二下學期拿下高中生涯中的第一個全中運60kg級的銀牌,重回隊上成為主力選手!

▲潘啓誠(左一)與隊友全宏銘(左二)、賴主恩(右三)、老師曾荃鈺(左三)、拳擊教練羅尚策教練(右二)、傅志群教練(右一)

但有一天訓練結束,傅志群教練把啓誠叫了過去,說教務處請你去一趟,好像跟課業有關…

「你是潘啓誠?」
「是的! 老師」
「你要留級唷!」教務主任冷冷地說
「啥?金耶唷!沒有看錯吧!」啓誠一樣漫不經心
「對啊,沒錯。潘啓誠,這個名字就是你呀!要不然我查給你看!」
「系唷!安捏老師呀,不用麻煩了!這個書我就不讀了!等等訓練一結束,我就回家!」
老師有點驚訝:「你這麼帥唷?」
「對啊!因為太丟臉了!謝謝老師,不用麻煩了,掰!」

才一隻腳走出教務處的門口,心中卻有著無數的為什麼?
「為什麼那些比我更糟的人沒有被留級?為什麼是我?為什麼我才剛剛開始要起步振作就又這樣捉弄我?為什麼不是別的學生被處罰?」

訓練時,啓誠顯得漫不經心,傅教練喊了啓誠過去,問道:

「教務處老師找你做什麼?」
「老師說,我要被留級。」

傅教練緩了一下,問到:「那你怎麼想呢?」(心中想:你都知道了還問)

「那我可能就不讀了吧(音量變得小聲)」
教練立馬放下筆大聲的說:「你說什麼?」

只見教練直起身,彎下腰來看著啓誠說:「好不容易你終於有一點成績!為什麼不回來繼續努力訓練呢?你不是有一個要成為國手的夢嗎?」

這時候,啓誠哭了,不發一語,因為他也知道,過去一心想要逃家、逃學,天天醉生夢死的日子已經過去了!好像世界終於開了一扇窗,卻為什麼遲遲不給他機會呢?家中爸爸媽媽更是生氣,氣到家裡的天花板都快要掀開了,劈頭就問:
「為什麼留級?」「因為我很混。」

之前也練過拳擊的爸爸開始暴走式的咆哮說道:
「給你最後的兩條路選擇,一個是休學,你從現在開始就跟著我去送貨!另一個是好好讀書,要讀那就要好好讀!不准放棄」

或許因為運動訓練過後,身體疲累再加上心力憔悴,啓誠難過到連哭的力氣沒有,但運動是交融著體力、耐力跟意志力的整體考驗,更是探索自我得最佳時機,讓人有機會在身體的極限與享受欣快之間,跟自己的內心來一場自我對話,或許就因為特別艱難,因此運動員的故事才會顯得如此難得可貴。

失敗,不只是母親,更像是朋友的溫柔提醒

或許是心態上更加成熟,啓誠後來選擇認真讀書,並且持續的參與訓練。在高二時重讀了一年,創下學校的紀錄,並且發憤圖強在高三的所有考試上,都拿下班級的第一名!畢業前還拿到了學校排名第三的書卷獎成績,不但跌破很多老師的眼鏡,再次寫下高二留級卻又拿到畢業前三名書卷獎的第一人。

有時候當你撞到牆時,只要心念一轉,高牆背後也可以是廣闊的藍天。

▲潘啓誠大學時參加中華奧會辦理的國際體育事務人才活動拓展體育視野

獨招考上國立臺灣體育運動大學技擊系的潘啓誠,在大一暑假傅志群教練的推薦下,與好隊友張智鈞參加了第37奧林匹克研討會,原本以為是一個老掉牙的成長營,卻因此走入了奧林匹克的廣大殿堂,創造更多生命的可能性。也是因為來到了奧林匹克殿堂,才知道原來運動不僅僅是運動,還包含了很多非物質的精神、體驗、學習、教育的元素,運動原來不僅是成功或失敗而已,運動甚至超越勝負,讓人生有了新的可能!啓誠更是每一年都努力播出訓練外的時間,參與奧林匹克研討會活動。

在高雄第38屆奧林匹克研討會上,啓誠那年認識了臺體大的許立宏教授,以及待啓誠如親弟弟一般的曾荃鈺哥哥,更因此開啟他與奧林匹克教育的正式學習之路,除了臺體大的必修課程奧林匹克教育外,更有機會成為許立宏教授的課程助理,臺體大奧林匹克教育學習社副社長,協助學校成功舉辦奧林匹克冬令營與奧林匹克全美語夏令營,甚至還有機會擔任講師講解拳擊課程讓大家體驗拳擊,滿足啓誠喜歡分享、喜歡教學的慾望!

▲臺體大奧林匹克教育學習社潘啓誠副社長協助通識中心辦理一系列體育講座

生命有時候就是愛開玩笑,正當學業與學習走得順利時,兩年一次的全國性運動會,由於當時啓誠的心理成熟度仍停留在高中階段,面對跳了一級的大專選手,竟然產生懼怕與擔憂,在比賽進行中雙手下垂,直接放棄比賽;這彷彿是對身為拳擊手的自己最大的羞辱,在擂台上,像是一顆洩了氣的皮球,因為知道要輸了,所以放手讓對手直接攻擊頭部,讓他輸!這不僅是受傷瘀青,心裡更在淌血。

「我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的自己不是以2:1輸掉了一場拳賽,而是輸給了我自己」潘啓誠說,由於自己過分的在意輸贏,失去對於自身的信心跟身為拳擊手的運動家精神,在還有機會扭轉跟改變時,就先放棄了自己。

「等我意識到自己已經失分、輸掉比賽後,才深深覺得自己辜負了王中原教練的贊助跟教導,教練也讓我開始接受臺體大的心理輔導。」啓誠頭壓得很低,彷彿這件事情依然影響著他很深很深。

教練告訴啓誠:「你必須痛定思痛,備戰拳擊項目的第一屆的全大運!」教練雖然很嚴厲,卻仍然給出上場的機會,就是對選手最大的肯定。至此之後,啓誠沒有放棄練習的機會,接著連續幾個月,每天穿雨衣夜跑,就是要從64KG開始降級減重挑戰。

「我其實很感謝剛升大學時,荃鈺哥哥陪我夜跑、談心的時光,他就像是陪伴選手度過難關的引路人,不管是抱怨、是懊悔、是辱罵,至少都有人可以聽我陪我,很感謝有他。」

▲潘啓誠參與中國大陸職業拳擊賽時的比賽英姿

廣島市超覺寺上,掛著一句箴言寫道:「除了死之外,都算擦傷」

啓誠仍然在追逐這個夢,而夢想只有從自己開始轉變,才有機會實現;也除非從自己做起,改變才有可能發生。而人生中的許多低潮,都可以化作美好事物的動力,沒有挫折的故事不夠絢麗,就像沒有阻礙跟教訓的人生不值得一提一樣,因為你永遠無法走到下一個階段。

這樣的意志力讓啓誠減重成功,往後比賽的日子裡,每一天告訴自己說要戰勝過去的自己,不能輸給自己,我才是自己心中的主角。終於在2016年第一屆全大運拳擊項目中,潘啓誠拿下了52公斤量級的金牌。啓誠說:「這個獎項,是用12公斤的降體重,100多個夜晚的陪伴,每個夜裡傾巢而出的寂寞所擠壓出來的;小小一塊,卻彌足貴重;當我在擂台上,全力拼搏,被裁判舉起手的那一刻,我才終於明白奧林匹克精神的真諦,因為它真的不只是比賽,而是一段奮鬥的歷程。」

奧林匹克的精神教育,為啓誠的大學生活帶來多姿多采的體驗與嘗試,因為接觸到奧林匹克,啓誠參與四年的奧林匹克研討會,並且擔任小組青輔員帶領議題討論,在奧林匹克研討會豐富的課程中,啓誠因為認識了冬季奧運項目無舵雪橇,為了滑雪橇比賽而增重到68公斤,參加了亞洲雪橇錦標賽勇奪C標第六名;除了拳擊運動,也多次在臺體大奧林匹克教育課程、國訓中心演講分享,更受邀到新社高中向全校師生分享自己的故事,一段奧林匹克用拳擊追夢的故事。

在學習上,啓誠為了提升自我,在台北、台中多次往返參與各種與體育研討會與課程,並嘗試申請亞洲第一的體育院校,該校也是大陸拳擊項目獲得兩屆奧運金牌的選手鄒市明以及奧運銅牌胡建關的母校─上海體育學院當交換學生,在荃鈺哥哥的督促下,嘗試兩次,從無到有、準備面試、甄選、中英文自傳,不斷學習修正,終於在第二次面試後順利申請通過,取得2017年上海體育學院的交換生資格,在上海的生活,也打開了啓誠的眼界;從上海回台後就被徵召加入2018年印尼雅加達亞運會拳擊項目的陪練員,接著考上上海體育學院碩士,也在2018獲中華奧會推薦參加馬來西亞辦理的國際奧林匹克體育領袖研討會。


▲潘啓誠錄取上海體育學院英文面試資料與上體學哥學姐合影照片


▲潘啓誠自創的拳擊教學教案在兩岸廣受好評

命運不是機遇,而是選擇!命運不靠等待,而憑爭取。

在原創音樂劇「真.唐吉軻德」男主角的詠嘆調「不會成真的夢」中,一段很美的追夢歌詞這樣寫道:

「追夢不會成真的夢,忍受不能承受的痛,挑戰不可戰勝的敵手,跋涉無人敢行的路;
改變不容震撼撼的錯,仰慕純真高潔的心,遠征不懼傷傷痛和疲倦,去摘遙遙不可及的星;
敢以此生求索那顆星,管它征途遙遠道路多險峻,
為正義而戰,為何躊躇不定,哪怕燒灼在地獄中,也自闊步前行。
我若能為這光輝使命,窮盡一生追尋,多年後,待到長眠十分,我心亦能安寧。
而人間,定會不同往昔,縱然我終將疲倦無力,仍要用傷痕累累的雙手,去摘那遙不可及的星。」

啓誠始終感恩也相信身邊的貴人,是他們帶給他所有的幸運!一路走來,高高低低,起起伏伏,失敗與挫折不只是成功的媽媽,也是我們人生路上最好的朋友、最誠實的老師、最熱血的青春故事。人的心智就像是橡皮筋,不能永遠拉長到極限,有時候挫折就像是橡皮筋繃緊後突然鬆開,跳起後的蹲下,劇烈運動後的深呼吸。

因為有挫折,才讓生命中每一段努力的意義被彰顯;也因為人生不會總是順遂,才更展現奧林匹克精神價值的可貴。奧林匹克的精神是更高、更快、更強,問問自己,你心中的奧林匹克精神又是什麼呢?

啓誠的生命故事,與奧林匹克教育息息相關,他也希望用自己的故事鼓勵大家,勇敢做夢、追逐夢想!努力成為別人口中的那個改變,因為對有夢想的人來說,每個挫折都是成長。

▲潘啓誠示範奧林匹克全美夏令營-拳擊英語體驗課程(本課程非常感謝臺體大英語老師王妙僅、許立宏教授的蒞臨指導)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訂閱好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