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46 次瀏覽

環遊世界的帆船旅行者-玲子老師海上的減法人生

「Less is More」
少即是多,這句由建築大師密斯凡德羅說過的話,甚至成為大家耳熟能詳的人生哲學經典,讓無數人奉為人生教條,也是玲子老師透過帆船在海上學到的精神。

有人認為,運動能讓人在挑戰極限的過程學習與自己對話,而在烈日之下、海浪之上的帆船運動,還能夠讓人學習與大自然的互動,在乘風破浪時感受天人合一,體現讓生命更豐富的「減法」人生哲學。

帆船本身除了運動外,也是一種水上交通工具,帆船前進的動力有99%都是來自風力,因此非常的環保跟輕便;近日興起的帆船旅行,就是將運動結合旅遊,創造出獨特的生命體驗。航行過大西洋、印度洋,又在2018到2019年,在太平洋海上待了一整年,從阿拉斯加航行到大溪地的帆船旅行家玲子老師,以「海上的減法人生」為主題,傳遞帆船運動的美好哲學,以及在帆船旅行中有趣的人、事、物的故事。

「地球有70%都是海洋,
靠著風,你就可以走到世界上的任何地方。」
玲子老師笑著說,這種開放與自由的感覺,或許就是帆船生活最引人嚮往的地方。

身為英文老師,接觸到帆船運動真的純屬偶然。玲子老師坦承,在2006年以前雖然有興趣,但卻沒機會可以體驗帆船運動,但正好就在那年有個在玩帆船的朋友,因為有事要忙,需要找人幫忙照顧他停在北部港口的船,玲子老師便自願去幫忙照顧洗船,也藉著這次經驗開啟與帆船的緣分。

「在海上,很多事情都是出乎意料的。像我第一次搭船,船就觸礁沉了!」

玲子老師描述她與朋友在日本九州小村落會合、買齊裝備後,便每天去整修船隻,也受到當地村民許多的幫助。沒想到啟程後在航行近琉球前,卻因不熟悉海域,天色昏暗,船隻不小心觸礁、傷到龍骨,雖然與港口的距離不遠,因此安全獲救,但最終船還是沉了。這樣勇敢的踏上第一次航行,雖然旅程以沉船作為結尾,但這段經驗卻讓玲子老師更加確立自己對帆船運動的熱忱與喜愛。

「玩帆船需要具備好奇心與開放的心胸,
學習尊重大自然、保持謙卑、擁抱不確定性,
大海也會鍛鍊出人順應環境,靈活應變的態度。」

玲子老師說,在海上的學習永無止盡,就連40年活在海上的老船長也自嘆永遠學不夠,航海不只有操控風帆,還要能讀懂氣象、天文、地理,要像是一塊海棉一樣,不斷的體驗、吸收各種關於大海的知識。

「面對茫茫未知的大海,會感到害怕嗎?」玲子老師笑說:面對未知有所擔心是正常的,但是因為自己本身就喜歡海,覺得在海上讓人感覺很自在。接觸帆船運動在海上航行之後,就會習慣很多瑣碎的小事情,也要不嫌麻煩的捲起袖子立刻解決,每天也都會遇到不同的事、認識不同的人,對於喜歡旅行的人來說,帆船是「旅行的運動」,很吸引人。


▲從阿拉斯加航行到大溪地航行11989公里,距離等於繞臺灣10圈

玲子老師分享她在海上待一整年的環太平洋旅行故事,特別強調航海前的準備很重要,帆船以風作為主要的動力,季節與風向就會與航線和出發時間息息相關。她說:當初自己是在八月份從美國阿拉斯加開始參與這趟旅程,至於船長則是四月就從馬來西亞出發,為了要配合航行季節與風向,必須最晚在六月就從日本航向阿拉斯加,否則颱風季節來臨,海象轉變為險峻時,得再等一年再北行了。與船長在阿拉斯加會面後,就這樣出發航向廣大的世界。

聊到怎麼與瑞士籍的船長認識,玲子老師說,其實喜愛帆船旅行的船長之前就曾經過臺灣前往日本,兩人也在那時認識。瑞士船長其實是個很嚴謹的人,相當愛物惜物,做事有原則,玲子老師笑說:「瑞士船長最值得敬佩的一點,就是每次航行轉換方向的時候,他都會詳實的記錄在大大本的船長航海日誌上,讓每段航線都留下紀錄。」

玲子老師將自己這段在海上的生活經歷稱作是「海上的減法人生」,因為像這次她也只有攜帶一只皮箱、內裝幾件衣服與私人物品,就能夠在海上度過一年。她也說,因為住在船上、空間變小、資源也有限,更學會珍惜,重複、限量的使用許多物品。透過這次帆船旅行,玲子老師也體驗到和以往旅行不同的心態,她說旅行最重要的不是擁有物質的紀念品,而是將珍貴的記憶保存在腦海中。

因為少,所以要有明確的目標
因為少,就
必須去除不必要的多餘
因為少,就得專注把有限精力集中一處
因為少,更要懂得節制
少,不是單調,而是簡潔
多,不是繁複,反是豐富
這才是Less is More的減法人生

在空間、物質資源非常有限的大海上,這套人生哲學,深深的影響玲子老師很多很多…

長期旅居船上,那生活起居會是什麼狀態呢?玲子老師表示,其實在家裡能煮的食物,也都可以在船上煮,烹飪器材該有的都還是會有,影響飲食比較大的反而是船員的料理文化,還有現在手邊擁有的食材。她笑說,剛好船長是為熱愛烹飪的歐洲人,所以就更沒有問題了。除此之外,船航行到某個國家停泊休息的時候會補充物資,所以在環遊世界的過程就可以把各地盛產的特色食物都吃一遍,偶而在航行中也可以釣魚、為當天的餐點加料。

長期住在船上的大海生活也很有意思,因為船上空間、資源都有限,長途旅行也會有保存物資的問題,儲存食物的方式就會有所不同,像是如果有一些水果沒辦法新鮮吃,可能就會先做成相對好保存的果醬,或者是雞蛋為了能夠久放,也都會先用滾水稍微燙一下。

至於洗澡、洗衣服怎麼辦?玲子老師說船上的水,大多在靠岸時補充,所以長途航行時,要估算使用的水量,大多用在生活中的飲用煮食,因為水量有限,航行時每個人洗澡用水等都有配給,一次用水量最多大概只有三罐大的汽水瓶、約五公升內的水,下雨天的時候,就可以收集雨水來洗衣服與洗澡,天氣晴朗風平浪靜時,大海就是你的澡堂。當然,如果有停泊在港口、能夠登陸的話又會不同,許多港口碼頭有付費的服務區或帆船俱樂部,可以直接在更衣間裡面好好洗個熱水澡。

談到登陸,玲子老師笑說其實船上還有別的交通工具,有一艘小艇和一輛腳踏車;因為有時候船隻可能不方便進港,或是沒有停泊的位置等等,就會將船停在港口外面一段距離的水上,然後出動船上的小艇來登陸,至於腳踏車則是會和他們一起登陸,作為陸上交通工具使用。

「之前有聽過一位日本的船長,船上還有安裝卡拉OK,如果在海上遇到風停的情況,他就會自己在大海上唱歌。」玲子老師笑說,也許人們面對大海就是在追尋一種自由奔放的生活態度吧!

雖然可能很多船隻也有安裝引擎,不過帆船主要的動力還是風力,如果遇到沒有風的情況要怎麼辦呢?玲子老師說,駕駛帆船的重點不只是操控船的技巧,還包括資訊收集、天文判斷等等,以人類現在的大氣知識與發達的資訊科技,大多數的船隻在啟航之前都會預先了解可能的天候條件像是風向等,但氣象只是預報,有時也會遇到無風停在海上等風來的時刻,但電影中狂風暴雨的狀況則是特例。

就算真的遇到無風情況,多半也只有稍微等待就會有風起,至於這段等待的時間要做的事情,則可能就會看每艘船的風格、船長的習慣來決定,如果真的趕時間又面臨長期無風、迫不得已才會使用燃料、開啟引擎。

在風向與動力之外,燈光與視野也是航行重要的因素;玲子老師說白天其實都還好,因為船隻彼此都還能看見對方,但在大海上過夜的話就不容易了,通常都會需要有人排班守夜,因為有時候大貨輪因為體型差距太大、燈光視野不佳等各種原因,經過的時候可能不會發現帆船,所以帆船就要特別小心,警示同時遠離對方,夜班船員的責任也包含確認風向、調整風帆,才不會睡一個晚上隔天起來就發現已經偏離航線。

「由於船員們要在船上相處很長一段時間,所以彼此的個性磨合很是重要;
在船上就是要把生命交給彼此,因此要很信任對方。」玲子老師分享她的感觸。

「走上船這個選擇,就像是在生命中突然按下暫停鍵,到海上去生活一年!」
玲子老師回顧當時的決定,
「這是幸福、是奢侈,也是一種勇敢。」

談到旅程中的故事,玲子老師說,大約十二月聖誕節期間,他們航行到了墨西哥,當時剛好要準備跨年,當時還有不少船隻停在海灣,幾位船長就決定要去旁邊無人的海灘辦烤肉派對,剛好玲子老師被分配到負責出面邀請其他各艘船,她坦承一向靦腆的自己一開始覺得很麻煩,不過實際執行之後卻發現沒有想像中的困難,還認識許多其他船的故事、交了不少朋友,她笑說這趟旅程就是不斷的自我突破。

玲子老師分享,她認識的其中一艘船,船上一對夫婦帶三位小孩,最年幼只有4歲,最年長也才國中生年紀,這位妻子很喜歡帆船,但丈夫卻是不熟悉海洋的農夫,女方想透過帆船旅行的機會來帶領他認識自己的喜好。不過當玲子老師後來又見到這艘船時,卻發現男方因為無法接受這樣的生活方式而先行回家了,表示這位媽媽接著得要一個人照顧三位小孩,除了生活起居事務之外還要駕駛帆船,讓她認為自己的辛苦都不算是什麼了。

透過這次的旅程,玲子老師也發現語言的重要性。她說,到美國時認識許多來自各國的人,雖然身為英文老師,卻還是感受到自己的語言不夠流利,面對瑞士船長有法國腔的英文,到了墨西哥也要試著與講西班牙語的民眾溝通,相較於英法西三種語言都能講的船長,深切的感受到「讀萬卷書,不如行萬里路」。

身為老師,也有與一些朋友討論各國教育體制的差異,感受到國外的技職教育、職場實習等機會與架構比較完善,她印象最深的就是瑞士船長分享的瑞士教育方針,船長說瑞士的孩子從小就會被鼓勵多多接觸各種產業、活動,實習的時候就好像是到職場去上課一般,教育和職場都有做好配套措施,像是船長自己也是在學生時期就體驗到帆船運動,因此愛上乘船的感覺。


▲ Go with the Flow!順其自然,就能隨遇而安


「真正會讓你感到遺憾或後悔的事情,
不是你去做了卻失敗的事,而是你從沒去做的事。」-馬克吐溫

玲子老師喜歡這句馬克吐溫的名言,帆船的旅行就像是在無盡的大海、無盡的可能性中追尋探索、實踐自我。Explore, dream and discover your way. 勇敢地去冒險、去逐夢、去探索這未知的世界,才不會讓人生留下遺憾。

除了驚艷的美景、感動的故事,旅途中當然不可或缺的就是一些冒險與刺激。從影視媒體所呈現的印象來看,帆船危險的地方之一可能是航行中遇到暴風雨,不過玲子老師表示,事實上航行之前都會做好足夠的調查與準備,一般人都不會在不穩定的天氣出航,就算真的遇到意外的天氣狀況,改變航向、稍微繞點路等都是常見的解決方法。

到阿拉斯加的時候,有一段行程順道去冰河灣國家公園觀光,搭小艇上岸深入無人的野境,不過就在準備返回小艇時遇到棕熊,而且不斷的朝團隊前進,讓一行人十分緊張,後來靠著船長的信號彈把熊給嚇跑、成功回到船上。

長期待在船上,如果生病可能還要面臨醫療資源不足的困擾,玲子老師就說,她剛上船的期間船長一直有牙痛的狀況,不過主要是因為在美國看醫生太貴,所以一直忍到墨西哥之後才去看牙醫。玲子老師笑說,當時想說自己也很久沒看牙了就順便看個牙,沒想到就發現蛀牙,直到治療完才發現醫藥費120元美金(處理蛀牙醫藥費美國是1200美金;墨西哥120美金;台灣是5美金),不禁感嘆臺灣的健保真的是很方便、應該要更知足惜福。

玲子老師說,這段旅程讓她學到了很多,像是人需要的東西比想像中的還少,她也發現人們都會受到生長環境的價值觀所影響,其實出航之後就會了解世界上沒有什麼是絕對的,跟著風走,跟著海流走,順其自然,隨遇而安就是最好的生活態度,如果遭遇到什麼問題或困難也不用害怕,誠實面對、勇敢解決就好。「關鍵就是要勇於去做你真的很想做的事情,逐夢冒險、探索未知的世界才是最重要的!」

因為每個人都是走著自己的路,去探索自己的人生…
Everybody has their own way of exploring their lives…

照片來源:玲子老師
採訪撰文:運動員生涯規劃師曾荃鈺全國廣播空中荃運會、全國廣播記者陳軒北

相關文章

Leave a Comment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

訂閱好消息!